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仙灵国子监 >> 正文

科力远新能源汽车的背后猎手

日期:2016-3-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科力远:新能源汽车的背后猎手

在新能源汽车购买补贴政策的强力导向下,全球最大的泡沫镍生产商科力远能否在镍氢混合动力电池再创新高?

五一刚过,长沙落入到雨季中,位于河西麓谷的科力远工业园也是湿漉漉的一片。这几天,对科力远来说,烦心的事情不算少。

成立于2001年的科力远是全球最大的泡沫镍生产商,占有全球市场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钟发平是这家公司的主人。4月28日,科力远发布了一个让它颇为难堪的2009年年度报告--业绩大幅低于预期,不仅营业收入只有13.79亿元,同比下降19%;且净利润更是下滑46%,只有区区1900万元。

在此前后,一则子公司益阳科力远爆发镉中毒事件的消息像块膏药一般,让科力远有关部门头疼不已。受此影响,科力远股价直线跌落,从上月中旬逼近20元到月底跌停,目前维持在14元左右。

也未必尽是坏消息。作为国内镍氢电池潜在的黑马,科力远在产业链上日臻完善的布局,极有可能在即将井喷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拿下大订单。

据科力远市场部人士透露,公司目前正在长安、吉利等生产的混合动力轿车上做运行测试,实现镍氢动力电池量产的目标颇为乐观。更有证券人士分析,这家因资本运作和概念炒作而闻名市场的企业,或许可以藉此摆脱花边的标签,成为不折不扣的行业黑马。

3年前,钟发平将科力远带入下游--利润更丰厚的车用镍氢电池领域,这个市场的产品毛利率高达40%。眼下,正值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出台前后,在政策的强力导向下,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势必渐入佳境。以概念见长的科力远,能成为实体产业领域的大鲨鱼吗?

发力产业链

长沙麓谷桐梓坡西路348号,是科力远总部所在地。距总部办公大楼一箭之地,是科力远旗下生产混合动力电动汽车(HEV)电池的子公司科霸汽车动力电池公司的一期厂房。

时过五一,厂房里只有稀稀疏疏几台机器和几位技术人员的身影。很显然,科霸还没有投产。科霸技术负责人石建珍博士向介绍,公司产品目前还处于技术测试阶段。但他同时强调,科霸已经具备了大规模量产的能力。

科霸电池是科力远与香港超霸集团合资成立的企业,从事镍氢动力电池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科力远占总股本的75%。

科力远市场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科力远目前已经形成镍-泡沫镍-镍氢电池生产设备-镍氢电池-HEV能量包的镍系电池完整产业链。此言虽言过其实,但科力远近年在产业链里上下延伸,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镍氢电池产业链的前端,科力远与甘肃金川合资组建了兰州金科电池公司(科力远占51%股权)。金川电池是科力远最大的镍原料供应商,占科力远镍来源的60%以上。

而泡沫镍则是钟发平赖以起家的基础。当年,钟正是凭借泡沫镍技术专利入股力元新材,而后又取而代之。现在,科力远所生产的泡沫镍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以上,成为全球最大的泡沫镍企业。不久前,科力远控诉巴西淡水河谷在中国的子公司英可公司窃取科力远核心技术一审获胜,英可不仅被判偿罚几千万,而且将停止生产泡沫镍。

不过,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泡沫镍毛利长期在10%左右徘徊,即便坐拥全球市场1/4业务,其利润率也几乎微乎其微。

据科力远董秘伍定军此前透露,设立金科电池的同时,科力远还投资1000万元成立力鑫公司,加大在电池生产设备产业链中游环节的研制力度,以冲刺产业链中游新利润增长点。之前,科力远已开始研发制造电池生产设备,且其研发能力处于行业领先水平,但受制于投资规模偏小和自动化水平不止汪涵人脉通天还有何炅赵薇黄晓明蔡康永11较低等因素,产能一直有限,设立力鑫公司恰恰可以解除这些瓶颈制约,有效提升产品品质和劳动生产率。

科力远被市场热炒,其关键节点就是科霸。证券研究员李俭俭告诉,所谓的全产业链概念,就发展潜力而言,其它几个环节明显薄弱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方为缓解电荒之本,在科力远的产业链中,真正能受追捧的产品还是科霸的HEV,即所谓的能量包。

石建珍告诉,科霸的镍氢电池组2009年4月通过了国家检测,8月开始给车厂做实验室检测,12月开始做车载检测。目前有长安、一汽、吉利、奇瑞4家车厂在进行车载检测认证。

长期跟踪科力远的海通证券研究员刘金介绍道,预计整个过程需要1年左右的时间。因此,科霸的镍氢汽车能量包业务真正贡献利润还需要等到2011年。目前,科霸的产能为3000套左右,预计每套售价将在27000元上下。

不过,生产能力是一回事,现在,国内进入电池组建生产领域的企业众多,科力远能否脱颖而出,还很难说。一位业内人士说道。本刊在向上述部分汽车厂商市场部求证时,也并未获得明确答复。

能否批量生产?

从去年13亿多元的营收可以看出,科力远在规模上还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小公司。目前,科力远旗下主要有三大业务板块:泡沫镍、镍氢电池以及镍材料贸易。泡沫镍业务位于常德力元新材和长沙力元新材,镍氢电池业务落户益阳。

科力远2009年年报显示,其主营收构成中,毛利率仅0.1%的贸易却支撑起科力远的半壁江山。其他两项收入--电池(3.29亿元)以及镍产品(1.94亿元),加起来也不及贸易(8.29亿元)的一半。

地处益阳的镍氢电池业务并非广义上的汽车动力电池,相反,益阳项目累受诟病。不仅技术含量不高,而且利润较低。近日又爆出中毒门,让科力远这匹黑马失色不少。

事实上,为与益阳科力远的镍氢电池相区隔,在科力远的产业链条上,科霸所研发生产的HEV被其冠以汽车动力能量包的称号。HEV电池,正是钟发平赌上科力远未来的杀手锏。

今年45岁的钟发平,是湖南常德桃源人。据媒体报道,他15岁考上中南大学冶金系,25岁获得武汉大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中科院进行博士后研究,29岁成为中科院化学研究所最年轻的研究员。

1998年,钟发红心火龙果常吃这款水果可以让你美若天仙平怀揣着泡沫镍的专利技术(这点至今尚有争议)找到了投资商华天集团,到2000年8月,正式组建了力元新材--全球带状泡沫镍最大生产基地。钟发平出任总经理并占有1400万股。

2001年,力元新材尚未上市,钟发平即利用其上游资源,另起炉灶,开始打造生产下游产品电池的湖南科力远,钟发平亲任董事长。但据当时资料显示,科力远不仅有60%的原材料来自力元新材,还从后者引进技术及中高层管理人士多达二十人以上。

而后,钟发平又辞去力元新材总经理职务。并于2006年趁机反噬力元新材,科力远李代桃僵,借壳上市,力元新材至此不复存在。

与其说钟发平从一个科学家转变成了企业家,还不如说他是个资本运作高手。有关这一点在湖南当地几乎人所共知。而科力远的新能源前景,也吸引了众多资金追逐,导致其在资本市场上异常诡谲的表现。

但科力远若想走远,钟发平看得很清楚,就必须押宝HEV电池能量包。目前虽然新能源汽车产业坐待补贴政策,依然是匍匐前行。但在HEV电池板块,做好准备的已不止科力远一家,也更谈不上优势可言。

先不说锂电池。单是在镍氢电池这块,国内具有影响力的就有天津和平海湾、蓝天高科、中炬森莱、春兰、神舟。其中神舟也同样在长沙。一位曾任职科霸市场部经理的匿名人士说,科力远在这一块的技术能力和量产规模并不突出。他们所称的有望拿下长安、奇瑞的大订单。这还是没谱的事情。神舟也同样与长安等厂商进行车载检测实验。

现在混合动力汽车前景依然不是特别明朗,下游的充电站建设也较为迟缓。一位业内人士说,科力远原本酬躇满志,计划在2009年3月产出单体HEV电池,6月批量生产,首期2009年产出1.8万台套HEV电池组,二期2010年产出4.2万台套电池组。按目前形式估计,最早也得等到年底。

该人士给出的数据,最多也不过3000套。科力远董秘伍定军在接受媒体问询时,也没有肯定答复。

友情链接:

欲谁归罪网 | 请上二楼指示牌 | 接吻的情侣头像 | 途虎轮胎 | 推荐个手机铃声 | 山特主机 | 黑丝吊带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