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风光摄影后期 >> 正文

【柳岸】13楼104房间(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雍城是一座现代化的二线城市,高楼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夜晚灯红酒绿,声色犬马,大街上霓虹灯下的芸芸众生抑或是形色匆匆跟着感觉走,抑或是慢条斯理悠哉游哉地逛着商场。物欲横流让人疯狂地消费,急功近利又使你内心焦虑,享受着物质的同时却空虚着精神。

夜幕降临,大约在十点钟左右,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划空而过,一辆110警车和联动的120救护车停在银城花园小区8幢的楼下,在那里有一个只着了内裤的半裸男人躺在地上,一滩鲜红的血液模糊了他的面目,几件外衣散落在附近。几个年轻的警员立刻行动起来,勘查、拍照,检验,鉴定死亡,确认死亡时间,建档……

大楼保安也配合调查,可是三个保安都说不认识这个男子,也许是刚入户不久的住户,也许是买下了房却并不常住的业主,现在条件好了,买套房对一些人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不是什么刚需,只是投资,等着升值,暂时没人住。

“这人好像在哪见过,但看不清楚,可能不是在这里常住的。”围观的小区住户里有人说。

“现在买个一、两套房对一些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买了不住也正常,还能金屋藏娇。”也有人就发现这样金屋藏娇也很好。

“如果是金屋藏娇也不应该是一个男的摔死在这里啊?”

“可能是候鸟式的养老准备的。”

“太风流了,不作死就不会死。”大家七嘴八舌地探讨着这个风流的男人一夜之间变成了死鬼。

警员来到物业管理处,经过仔细的筛查,认定了是该楼13层104房间发生的事件。

查看到该户的业主是一个年轻女人,二十三岁,本市四十三中的教师,未婚。

老侦探邢警官敲开13楼104房间后,发现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她说自己正躺在床上睡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邢警官看到这个女子身着一袭白色的吊带睡裙,披散着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柔发,幽幽的眼神让人看着有点瘆人,忽然眼前一阵昏暗,朦胧中仿佛发生了时光倒流,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二、

那时改革开放的脚步刚刚迈进了雍城,城市建设的崛起是力度最大的项目,而标识性的红都大厦就是雍城的骄傲。当时在整个建筑圈里鹤立鸡群的这座二十八层高楼,既是吸引凤凰的梧桐树,也是藏污纳垢的掩蔽所。一夜暴富的新贵们在这里千金卖笑,夜夜笙歌,好不逍遥。

也就是在红都大厦的B座,那夜,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一个年轻的女子,就是身着这样的白色吊带睡裙,一头乌黑发亮的披肩柔发,鲜血模糊了清秀的面庞,睡裙没有盖住的大腿是那样的白皙……确认了当时摔下来就已经毙命,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也没有进行任何抢救措施的必要了。

更加雷同的居然也是在13层的104房间。那时还是才从警校毕业出来的邢警官正在见习,第一次出警就看到这样惨烈的景象,当时就有点恶心眩晕的感觉,只是在履行职责操守,才坚持镇定下来。

然而,这一起意外事件跟随着邢警官二十多年,一直是他的痛。因为,没有侦查到有力证据,当时就以自杀结案,只是在年轻的邢警官心里,怎么也抹不去那个女子的形象,柔弱,无助,睁大着哀怨的眼神,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死不瞑目”吗?可是,当时在确认的13层104房间,却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人证。难道就是因为什么感情的纠葛而轻身的?而且在验尸时发现她的肚子里还有几个月的身孕,一死两命啊。入住登记长包房的是一个男人外地的假身份证,更是大海捞针。

二十年后,为什么发生了这么雷同的坠楼事件?只是角色改变了,而惨烈的程度几乎是一样一样的。这是现实中的偶然,还是冥冥中的契合?邢警官不停地问自己。

三、

小芹天生丽质,初中毕业后就从家乡来到这座新兴的城市淘金,几经周折后被招聘到这家红都大厦,做了客房服务,她和几个小姐妹约好,只要赚到学费后,再去读书,将来也做个受人尊敬的老师。所以做什么事都是兢兢业业,不敢懈怠工作,不敢怠慢客人。这是优点,可是也容易被人利用变成了缺点。

柔弱的小芹,与世无争,也能逆来顺受,那天在打扫一个客人的房间时,被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上了……

那天七点钟左右,小芹在做着一天里最后的工作,往客房送水,就在她送进104号房的时候,一双罪恶的大手一下子熊抱着她纤细的身子,小芹吓得极力反抗,可是那双大手更加有力地箍紧了她,让她动弹不得,一个醉汉的嘴凑了上来,浓重的酒精味道让她有点窒息,嘴也被捂住,出不了声,呼吸受限的小芹很快就失去了知觉,全身软瘫地被那个男人抱上了床。

当她醒来后,已经是光溜溜一丝不挂地躺在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的臂弯里,下身撕裂的疼痛隐约痛在心里,星星点点一片落红预示着自己已经失去了贞操,小芹只有捂着脸躲在被子里,伤心地流下痛苦的泪水。

小芹在被子里伤心的哭着,想到了自己的今天,觉得没有脸见人,尤其是自己的家人,如何面对,今后要是谈了男朋友,怎么解释?

突然,在被子里的小芹停止了啜泣声,片刻她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不顾一切,就这样赤裸着身子冲向了落地窗。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床上还在回味的男人,一个应急的反应,跟着小芹也光着身子冲下去死死地搂着小芹,死活不放。

“不至于吧,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成了。”

“我才不管你是死是活,我自己不想活是我的事,都是你害的不知道吗?”

“我也没那个害你去死的心啊,不就是那点事吗?轻易就想到死啊?”

“你不在乎我在乎,被你拿走了我的贞操,我怎么做人,怎么和家人姐妹说,今后谁还会要我?”

“我在乎你,我要你还不行吗?我发誓对你好。”

“谁稀罕你,谁信你啊。呜、呜……”小芹说到这里又伤心的哭了起来,“不行,我要报警。”

两个赤条条的身子抱在一起也有两分多钟了,男人就势把她抱上了床,连哄带骗地让她停止了哭泣,霸王硬上弓地又要了一次。

小芹看着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身体强壮有力,长的倒也周正,赌咒发誓今后会对她好,会娶她。心想即便报了警,惩罚了他,也毁了自己。小芹慢慢地平复了下来,退而求其次地自欺欺人地姑且相信了他的话,忍气吞声地接受了这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现实。

他说他叫胡战勤,是一个做印刷品批发的商人,都是些畅销书和教辅材料的批发,改革开放后,这一行大有作为,等一切稳定下来,就风风光光地来娶她,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后来的日子里,小芹的生活中了多出了一个男人,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胡战勤都要小芹陪着他,这时也给小芹买了一对金耳环和手链,小芹也开始编织着美梦……

可是慢慢发现,胡战勤只对她的身子感兴趣,很少再谈及今后,每个晚上都要折腾好几次。开始,小芹忍着点,也有几次可能是女人那生理周期的原因,也确实有点感觉,很新鲜、很微妙、很刺激的感觉,但是面对胡战勤那无休止的要求,感觉他就是把自己当成了泄欲的工具,很不情愿,这样一来,矛盾就开始了,胡战勤常常是动武式的完成他的目的,事后也不顾小芹偷偷地流泪,一个人酣睡。

更不能让小芹容忍的是,有一天,胡战勤居然又带回了一个女人,想玩一对二游戏,小芹十分恶心和厌恶……那个晚上小芹是一个人睡在客厅沙发上的,整整哭了一整夜。自那一次以后,胡战勤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打他手机,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一下子和他失联的小芹六神无主,也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四、

小芹疯狂地打他的手机,终于打通了一次,在电话里,

胡战勤说:“那不就是玩玩么,别这么在意好吧,你这样让我很紧张,才不敢去见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让你紧张了吗?你的那些赌咒发誓忘记了吗?难道是我逼着你说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日子不照旧要过下去吗?你何必这么死心眼?我玩过那么多女人也没像你这样的。”

“你要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胡战勤你听好了,我就是做了鬼也不会饶过你的。”

那一夜,小芹哭了一夜,桌上那半瓶五粮液,小芹咕咚咕咚地灌进了肚子里。不一会迷糊了,可是小芹不想就此睡去,而那被酒精激发的情绪,像发酵似的膨胀,脑子里不停地回旋着那最后和胡战勤说的话“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终于,膨胀的情绪控制了理性,完全失去理性的小芹穿着那条白色吊带睡裙,在酒精的作用下一举越过飘窗,像一片白云悠悠地飘将下去,飘将下去……

小芹的身体飘在空中,仿佛就是一条白色的睡裙在飘着……被清凉的晚风吹着,似乎清醒了一些,没有痛苦,甚至没有任何感觉,灵魂在出窍的一刹那,小芹看到了十一楼窗户里一对老寿星在喝着祝寿酒,一大家人在热热闹闹地祝寿,也许是八十多岁,或许是耄耋之年,两个老人红光满面,孩子们在切着一个大大的蛋糕。蛋糕上缀满了红红的樱桃,小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也快有七十岁了,什么时候也该给他们做个像样的寿辰,也算是女儿的一片孝敬之心……

继续往下飘着,在第九层的窗户里看到一个年轻人,伏在窗户上,整个上身探在外面,在打开的一个空调外机维修着,也许是在充氟利昂,在这么晚的时候,为了多挣点钱,家家户户在休息的时候,还这么辛苦地工作着,想到了自己家中的一个弟弟,原来是打算自己挣些钱,让他能读上大学,可是弟弟执意要选择一个职业专科学校。说是一出来就能就业,而且不会失业,原来是个电器维修的技校,爸爸知道后还狠狠地骂了他一顿,现在想想,弟弟一定就和这个年轻人一样了……

当飘到第七层的时候,真巧看到一个男人刚刚回到家里,好像是才下班,也许是加班,只见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也是穿着白色的睡裙,迎上去拥抱了自己的老公,在脸上亲吻了一下,那个男人旋即将她抱起来转了一圈,放下后,妻子说,晚饭在桌上,妻子在床上,随你先要谁。小芹一阵感动的流泪,这样的生活不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可是,却是天方夜谈……

再下一层,小芹看到了十分不和谐的一幕。夫妻两个在争吵什么。每一个人都在爆着粗口,什么也听不清,只见那个男人将女人重重地推倒在地上,骂了一句粗话就摔门而去……小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种真正的失落感,让她飞快地失落在地上,那是一个花圃里的假山,小芹跌落在那假山旁边,心脏最后搏动了一下就再也没有搏动了。灵魂出窍了,像一缕青烟袅袅升起又飘落在假山的后面,停了下来。

小芹看到很多人来看她,还给她用一个大大的睡袋裹在里面,拉练拉上后里面一团漆黑。到也挺舒服的,再也没有世事纷扰和争斗了,也不用向任何人交代什么了,走着自己的路,不管别人说三道四了。

一个月后,在假山的旁边,长出了一颗女贞树。娇小的树形,尽管好像弱不禁风,但却天天向上。很快就长到了两米多高,叶子也繁盛起来,成了一个景致,和假山相映成趣。

五、

邢警官自从看到银城花园小区8幢13楼104房间的那个女子后,内心就没有平静过,因为二十年前的那一幕印象太深刻了,他不停地叩问自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年龄相仿的女子,一样的白色吊带睡裙,一样的乌黑发亮的披肩柔发,恍如隔世,昔日重现。只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女子已经没有了呼吸,而睁得大大的眼睛流露着无助和哀怨的眼神,而二十年后这个极为相同的女子却是射出的一道幽幽的光来。想到这里,就连这位老刑警都有点毛骨悚然。难道她是……

经过侦查和查找,了解到死者是本市教育局的宋局长,案情也随之扑朔迷离起来,许多的为什么汹涌而至……

从跌落地面的方位来看,认定死者是从阳台上坠落的,是和一起感情纠葛有关的风流债,是自杀还是它杀,还是为了躲避什么的意外失足身亡?

从技术鉴定得出的结论,和13楼104房间的关系,为什么那个房间的女子却矢口否认,什么都不知道。是有病,失忆,还是老道的伪装?

既然女子的身份是本市四十三中的教师,叫秦贞子,于是就派人去四十三中调查。

六、

那是一次在全市教育系统的表彰大会上,秦贞子是四十三中八个特级教师中最年轻的一个,在唯一得到年终标兵的荣誉后,和全市三十几位荣获此项殊荣的教师一起登上了主席台,接受宋局长的颁奖。这是个关键的时刻,也是秦贞子人生转折的时刻。因为就在宋局长给秦贞子颁奖后握手的时候,递到了秦贞子手里一个小纸团,秦贞子一阵慌乱,将纸团掉落在地上,赶紧地弯腰捡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衣袋。回到宿舍才敢拿出来仔细观看。原来是一行小字:“有事找大哥!”秦贞子欣喜若狂地在房间里旋转起来,他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其实早在宋局长常规性视察到四十三中的时候,接待他的几个人里面就有秦贞子,因为她天生丽质,聪慧机灵,既能摄人心魄又不动声色,宋局长在临走的时候也有过嘱咐:有什么难事找我。也许秦贞子觉得时候没到。也许觉得这只是领导艺术,随便一说,不要当真。

老年癫痫怎么治疗
癫痫发作前的症状表现
贵阳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欲谁归罪网 | 请上二楼指示牌 | 接吻的情侣头像 | 途虎轮胎 | 推荐个手机铃声 | 山特主机 | 黑丝吊带美女